搁浅 故事

搁浅

“我的狗死了。” 第一个电话打来的时候他刚准备眯一会儿。如果不是同事有急事说要回家一趟,他这会儿本应该已经结束夜班,到家睡觉。“睡一觉一切都会迎刃而解。”这是他常对电话那头说的,半夜打电话来的人本来就...
阅读全文
沉默 故事

沉默

我照例坐在咖啡店的二楼,因为持续不断的失眠而只敢点一杯抹茶牛奶 。 苹果电脑的屏幕上,克里斯的脸时隐时现,他时而在身后的试验台上忙活,时而来到电脑屏幕前和我说几句话。 “没有我在是不是很寂寞?”他嬉皮...
阅读全文

故事

小旅馆

小旅馆
是金马伦道的出口,B出口。不不,应该是A2出口。拐上赫德道。你看见了吗? 看见什么?张夏将...

观点

求你了,千万别说“永远爱我”

求你了,千万别说“永远爱我”
过了某个年纪,经历了几段恋爱,即便嘴上不说,心里也都隐约能明白:永远太过虚妄,相爱的时候不...